成功案例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资讯 > 成功案例 >

实际施工人索要工程款二审答辩状

时间:2019-12-16 15:02来源:www.sjzflyz.com 作者:石家庄律师 点击:
答 辩 状 答辩人:xx,男,汉族,19x1年5月13日出生,现住石家庄市藁城区xx镇东xx村xx街xx号。 因石家庄市藁城区廉州镇xxx村民委员会不服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人民法院(2018)冀0109民xx号民事判决书,向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现根据本案事实和相
答 辩 状

        答辩人:xx,男,汉族,19x1年5月13日出生,现住石家庄市藁城区xx镇东xx村xx街xx号。
因石家庄市藁城区廉州镇xxx村民委员会不服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人民法院(2018)冀0109民xx号民事判决书,向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现根据本案事实和相关法律,提出答辩意见如下: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依法予以维持。
     一、xxx作为实际施工人,有权起诉发包人支付欠付工程款,符合法律规定。
     2012年10月20日,发包方石家庄市藁城区廉州镇xxx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xxx村委会)与承包方石家庄xx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工集团)签订《河北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已被一审法院认定合法有效。合同签订后,xxx作为实际施工人完成了施工,原审法院依据事实认定xxx是工程的实际施工人,有理有据,无任何争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当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第三人,在查明发包人欠付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建设工程价款的数额后,判决发包人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根据上述规定,在实际施工人主张欠付工程款案件中,是可以突破合同的相对性原则的,实际施工人是有权利直接起诉与其没有合同关系的发包方承担责任的。上诉人强调合同的相对性,诉称实际施工人无权起诉发包人,显然违反立法规定。
      二、原审法院依据上述法律规定,直接判决上诉人支付欠付的工程款,符合立法本意,也并未超出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范围,并无不妥。
      三、关于原审法院委托鉴定单位进行造价鉴定是否违反程序问题。
xxx村委会以河xx博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出具的审核报告为据,认为原审法院委托鉴定程序违法,该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由于xx公司是xxx村委会单方委托,并非共同委托,xxx对该公司出具的审核报告不认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条规定,“当事人在诉讼前共同委托有关机构、人员对建设工程造价出具咨询意见,诉讼中一方当事人不认可该咨询意见申请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但双方当事人明确表示受该咨询意见约束的除外”,由此可知,xxx在不认可审核报告的前提下,申请法院重新鉴定,法院在诉讼过程中委托鉴定单位进行造价鉴定,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程序合法。
      四、在原审法院作出判决时,案涉工程已经竣工验收满一年,根据《河北省建设施工合同》专用条款第68条,68.3约定,质量保证金的返还时间按以下第2条的约定为竣工验收合格满1年后的28天内”,案涉工程在2018年4月18日竣工验收合格,原审法院作出判决的时间是2019年8月5日,早已竣工验收合格满一年,上诉人主张在工程款中扣除质保金无事实及法律依据。
     五、原审法院认定应付工程款1640640.46元,认定符合案件事实,不存在重复计算问题,前期工程费及除尘费的认定也符合法律规定。
2013年6月6日支取的工程破除施工费前期工程款128530元。该施工项目并未包含在施工图纸中,造价鉴定意见书中也未对此进行造价鉴定。根据《河北省建设施工合同》第二条约定,“承包范围:施工图纸内容,详见工程量清单”,由此可知,上述施工项目并非xxx的承包范围。同时《河北省建设施工合同》专用条款第14.1条约定,发包人的工作“办理土地征用、拆迁工作、平整工作场地等工作,使施工场地具备施工条件……委托给承包人负责的工作有:按合同要求履行合同”,同时第15.1条约定“承包人有关工作的约定”均为“无”。由此可知,上述工作应当是发包人的义务,只是xxx村委会委托xxx进行施工,其当然应当另行支付相应费用。因此,前期工程款128530元不应计入诉争工程的已付工程款,应当予以扣除。
     2014年4月18日支取的防尘治理楼区路面费用62497元。该笔费用是应住建部门的要求,必须完成对路面及施工现场进行防尘治理工作而产生的费用。双方在签订施工合同时,防尘治理工作并非承包人的工作和义务。住建部于2017年3月13日下发的《住房城乡建设部办公厅关于印发建筑工地施工扬尘专项治理工作方案的通知》(建办督函【2017】169号)也明确规定“建设单位对施工扬尘治理负总责,应当将施工扬尘治理的费用列入工程总价,在工程承包合同中明确相关内容,并及时足额支付”。由此可知,扬尘治理费应当由建设单位(发包方)承担,并及时支付给施工方。该笔费用也应当从已付工程款中予以扣除,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关于上诉人提到的xxx2、3、4号审图变更292000元,该笔费用的产生原因是,新图纸设计完成后,xxx村委会临时提出要将图纸中原规划的小房改建为车库,后经xxx村委会负责人、xxx、监理方三方签字后,委托藁城市宏业招标有限公司出具的审图变更工程造价。由于审图变更的详细资料均留存在宏业招标公司存档,故永鑫公司出具的造价鉴定意见书中暂未将此项目列入鉴定范围。由于该笔工程款xxx已经支取,故该笔费用应当计入工程总造价中。一审法院并没有重复计算。
综上,工程总造价为18201640.45+292000=18493640.45元,已付工程款总额为:17094026.99-128530-50000-62497=16852999.99元(50000为前期工程垒围墙费,一审法院已认定该款不包括在案涉工程款内),欠付工程款总额为:18493640.45-16852999.99=1640640.46元。一审法院认定欠付的工程款为1640640.46元完全正确。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恳请贵院依法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审判决。
    此致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答辩人:
                                                                                                                                年  月  日
石家庄律师李建朋法律咨询电话:15930106135。
 
 
 
  
(责任编辑:令狐冲)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